福建能源监管办根据《煤电节能减排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规范性文件要求,认真开展煤电节能减排年度监管工作,于近期全面完成2015年度监管工作任务。并综合日常监管、现场督查和煤电企业(含电力调度机构)信息报送情况,形成《福建省2015年度煤电节能减排监管情况报告》专题报送国家能源局。福建能源监管办煤电节能减排监管工作的主要做法:一是制定工作方案。根据国家能源局《煤电节能减排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文件精神,结合福建实际,制定了《福建能源监管办煤电节能减排监管工作方案》,方案明确了监管工作目标、监管内容及责任分工,并制定了有针对性的监管措施。二是开展现场督查。于2015年7~11月分阶段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现场督查工作,督查对象涵盖全省5个在建煤电项目、14家装机容量100MW及以上的在役燃煤发电企业和省调通中心。三是强化监管信息报送工作。印发了《福建能源监管办关于开展煤电节能减排监管信息报送工作的通知》,建立了福建省煤电节能减排监管信息报送和联络员制度,信息报送内容包括企业节能减排工作简况、机组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计划及其实施进度、新建投产机组按规程进行性能验收试验、完成升级与改造后节能评估和环保专项验收、烟气排放连续监测系统(CEMS)的建设与运行维护等情况。总体看,福建省各主要煤电企业都能认真贯彻落实国家节能减排有关政策法规,积极主动履行企业节能减排主体责任,均计划于2017年之前加快完成国家下达的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任务。截止2015年底全省已完成12台机组(合计容量5620MW)节能升级与改造任务,机组供电煤耗技改前后平均下降1.11g/kWh;有8台机组(合计容量4770MW)完成超低排放升级与改造计划;2015年全省现役统调煤电机组平均供电标煤耗309.08
g/kWh,在机组年利用小时数同比下降近1200小时的情况下同比下降1.42
g/kWh,提前5年完成国家2020年低于310
g/kWh的目标要求。下一步,福建能源监管办将继续开展煤电节能减排年度监管工作,跟踪督促或协调煤电节能减排存在问题落实整改,定期形成福建省煤电节能减排监管情况报告并报送国家能源局。

近年来,海盐正进行着一场大规模的“绿色运动”,越来越多的企业厂房顶上安装了光伏板,农村居民房顶、碧波荡漾的鱼塘上,成百上千的光伏板整齐划一地排列着……光伏产业在这片土地上积极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其中,嘉兴奥力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是这场“绿色运动”的中坚力量。起步至今,“奥力弗”一路成长,从最初的组件封装,到涉足光伏产品的研究、开发、设计、制造以及发电系统的安装,公司不断壮大,产能不断提升,正昂首阔步向着光伏全产业链方向迈进。从服装到光伏在摸爬滚打中不断壮大2008年,海盐新兴制衣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许敏良决心转型,他在考察了多个行业后,最后将眼光定在了太阳能光伏产业,这成就了后来的嘉兴奥力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光伏产业是个朝阳产业,它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我很有信心。”许敏良说。2008年下半年,嘉兴奥力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随后,公司厂房顺利建成,正式投入使用……正当许敏良全身心投入到光伏产业,决心铆足劲大干一场的时候,美国、欧盟纷纷对中国光伏产品发起了“双反”(反倾销、反补贴),给了全国光伏企业狠狠一击。“刚刚采购完产品,生产后价格马上下跌,比成本还低。”许敏良遭受了巨大困境,这是他在开始之初始料未及的。怎么办?“奥力弗”硬生生闯出了一条路:以品质做保障,为客户量身定制产品,满足客户的多种需要,通过精心设计、严格质量控制体系、完善生产工艺,光伏组件销往全国各地,并远销欧洲、美国、加拿大、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2015年,公司更是进行了大手笔的“机器换人”,配备国内顶尖全自动流水线生产设备和尖端检测仪器,将劳动力全面解放出来,生产能力也大大提升,公司组件年产能从2013年的50MW增长至2015年的250MW。瞄准市场空白走企业自己的发展之路早期,“奥利弗”接到过一张意大利的单子,客户要求光伏组件为多晶硅,但当时国内采购很难,最终公司错失了一笔大单。在许敏良的发起下,2010年他与几个合伙人共同成立了浙江中晶新能源有限公司,生产太阳能多晶电池片,这也为他的全产业链王国奠定了坚实基础。在公司成立之初,许敏良就对市场进行了充分调研,他脑子里有着清晰的光伏产业版图:“大公司造大屋顶,我们可以瞄准中小屋顶,包括一些小厂房以及家庭屋顶,这是市场空白,还有很大的一块蛋糕可以做。”2015年8月,嘉兴奥力弗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成立,致力于光伏发电系统设计、安装、技术咨询,目前已成功建成多个工厂和家庭电站。数据显示,奥利弗电力工程公司的太阳能光伏组件使用占到奥利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的20%左右。至此,“奥利弗”的光伏全产业链基本形成。去年底,“奥力弗”与海盐县信用联社签署了合作协议,共同推出“洁能贷”,为家庭用户建设光伏发电系统提供金融支持,大力推广家庭光伏电站。与此同时,通元镇的五金渔光互补项目顺利竣工,这也是全县首个渔光互补光伏发电项目。“目前,公司发展已经步入正轨,接下去我们计划成立新的子公司,对新建电站进行运营和维护,将终端产业做好,打通未来发展道理,助推企业实现新一轮跨越。”许敏良表示。

“减少煤炭使用是减排大气污染物的客观要求。”然而专家指出,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以煤为主的能源格局不会改变,煤炭消费在比例下降的同时还将保持较大的规模,故而,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潜力十足。“十三五”规划纲要发布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话题引起煤炭及相关行业广泛热议。纲要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列为100项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之一,并用专门章节加以阐述,以深加工及转化利用为依托的清洁高效利用,将成为“十三五”期间煤炭行业发展的关键。较长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仍无法改变。当前情况下,散烧煤和没有清洁的煤是造成中国城市雾霾或者东部雾霾的主要原因。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工业燃煤已成为导致国内众多区域雾霾天气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不是煤炭本身的问题,而是煤炭的利用环节不够清洁。因此,“十三五”期间,采用新技术建设我国现代能源体系,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尽管国家对发展洁净煤技术态度非常明确,但目前洁净煤技术在推广过程中遇到许多困难。”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部分地区能源升级进度缓慢,而清洁能源带来的成本上升将导致企业间的成本差异,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不利于营造相对公平竞争环境同时推动产业升级。可以说,国家的大力推广与地方执行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究其根源,煤炭市场鱼龙混杂,监管难度颇大,而尽管《新环保法》的规定由环保部门来牵头对环境进行监测管理,但对于这些煤炭企业来说,单凭环保部门的来管理,依旧有心无力。更多的是出于对现实的无奈妥协,许多地区型煤供应能力的建设还不足,如果加大力度取缔普通烟煤供应,社会的稳定无法保障,因此政府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企业最关心的还是国家对率先使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政策和财政支持。”有企业主表示,在各产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技改欲望下降,资金链相对脆弱,加大投入能源转型升级或改造压力巨大,“如果国家能够加大对采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企业才能够更加有信心、及时行之有效地落实改造。”其实,清洁煤在环保主义者当中存在争议。一些人将其视为在维持或者提高世界70亿人可用的能源供应的同时减少排放的唯一方法。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会分流一些原本将投向更有希望的技术的资金,况且清洁煤技术迄今未能实现减排。从目前的能源结构来看,应该说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对于能源的消耗和依赖度仍然较高。也就是说如果还是使用过去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煤炭燃烧技术的话还会造成大的能源浪费,同时还会加剧污染,因此未来洁净煤技术提升的空间十足客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