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和北京市政府联合在北京举办了“2018年全国节能宣传周全国低碳日暨北京市节能宣传周低碳日活动启动仪式”。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在致辞时表示,我国节能工作贯彻落实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的决策部署,目前已取得明显成效。2013-2017年我国万元生产总值能耗累计下降20.9%,节能10.3亿吨标准煤,去年全国能源消费总量44.9亿吨,以年均2.2%的能源消费增速支持了国内生产总值年均7.1%的增长。宁吉喆表示,要优化能源结构,加大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工作力度,推动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地区完成煤炭消费减量替代目标任务。同时要培育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清洁能源产业,全面推进传统高耗能行业节能改造和清洁生产改造。此外,还要深入开展全民节能行动,全面推进工业、建筑、交通运输、公共机构、居民用能等重点领域节能,不断提高全社会节能意识。针对能源结构改造,不少专家认为,煤炭减量化是清洁高效利用的前置任务,否则污染物排放浓度再低,总量依然庞大。据悉,从趋势看,煤炭减量化以及清洁能源替代正稳步推进,近两年来我国煤炭去产能超过5亿吨,去年非化石能源占全国能源生产总量的17.6%,比2012年提高6.4个百分点。据了解,北京在煤炭减量方面已颇具成效,北京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五年来北京全市99.8%的燃煤锅炉已被淘汰,相应减少燃煤近900万吨。此外,为促使锅炉氮氧化物深度减排,北京率先在全国开展燃气锅炉低氮改造工作,主要通过更换低氮燃烧器或低氮燃气锅炉等方式,从氮氧化物产生源头进行控制。截至去年11月中旬,北京共淘汰燃煤锅炉4453台、13259蒸吨,完成燃气锅炉低氮改造约7000台、23000蒸吨。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燃煤供热供暖工业锅炉近48万台,各种窑炉约13万台,年耗煤约7.5亿吨。中国煤炭加工利用协会理事长张绍强介绍,锅炉效率低、污染物控制设施简陋,大量供热锅炉因季节性因素负荷变化较大,实际燃烧效率、锅炉热效率平均比国际先进水平低15%-20%,导致烟尘排放超过全国排放总量的40%,二氧化硫排放量占全国排放总量的35%以上,成为严重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源。“民用散煤消费总量每年在2亿吨左右,大部分炉灶原始、使用分散、用户经济承受能力不高,是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国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将坚持散煤减量替代与清洁化替代并举、疏堵结合,通过落实优质煤源、建设洁净煤配送中心、推广应用洁净煤和型煤、先进民用炉具、加强监管等措施,解决民用散煤清洁化利用问题。

全球能源危机给人类敲响了警钟,可持续发展成为全世界共同的话题。发达国家曾提出一个观点:节能是紧随煤炭、石油、天然气和电力之后的世界第五大能源。但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董事长王小康看来,对于当今中国,节能应是“第一能源”。据王小康介绍,节能同时包含“少用能”和“用好能”两重含义,前者是指能源节约,后者是指提高单位能源的经济产出。它具有“最快捷、最便宜、最干净”三大特性。数据显示,“十一五”以来,我国历年节能量与新增能源消费量的比值由2006年的0.33增至2013年的1.05,累计节能量与新增能源消费量基本相当,远高于新增可再生能源消费量。同时,节能的投资成本一般情况下要低于新建可再生能源项目。“这说明节能工作对控制我国能源消费快速增长居功至伟。”王小康表示,“随着资源、环境约束的日益加剧,我们应树立节能是‘第一能源’的理念,将节能作为我国能源消费革命的主阵地。”但王小康指出,目前国内对“节能”的重要性尚认识不足,一些基础工作尚待完善。“国内仍有很多企业节能意识薄弱,主动开展节能减排工作的积极性不强。很多企业往往只注重生产和销售,忽略了能源计量和能源统计等制度建设;政府监管也难以到位。一些城市尚未全面建立科学统一的节能统计指标体系、监测体系和考核体系;执法主体、监察队伍难以落实,法规政策的实施没有监督保障。”对此,王小康建议,一方面,要加强建立政府对节能减排、降碳工作的统筹管理,打破部门间信息壁垒,形成合力;另一方面,建立健全企业的能源和碳排放管理体系,完善能源和碳排放的统计制度。如可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分析技术摸清城市和企业的能源和碳排放家底,准确定位高耗能行业、高排放、重污染企业,形成城市“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王小康还强调了“市场手段”的重要性。他建议国家继续大力推进节能产业的发展;积极推行碳排放权、节能量和排污权交易制度,形成“总量控制”下的节能减排硬约束。此外,王小康认为,“将能源革命的希望寄托在供应侧,仍然延续集中发电、远距离传输的传统思路,这对实现能源革命、改变人类社会形态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充分考虑能源需求侧的新技术、新商业形态,把需求侧的新技术、新商业形态与新能源结合,最终才能产生撼动人类发展全局的革命性效果。比如,把‘互联网+’这一思维应用到能源领域,促使能源供应由B2C模式向C2C模式转换,这将对能源消费革命产生重要影响。”

6月27日,“2018佛山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发展峰会”在广东佛山举行,探讨混合动力在节能和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作用与贡献,研究如何构建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混合动力产业链,加速推进中国自主品牌混合动力产业、提升国际竞争力。“传统动力技术向新能源逐步过渡是大趋势。在这个过程中,混合动力可以为新能源技术发展提供良好的过渡,并成为节能技术的重要部分。”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在发言中说。作为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混合动力汽车技术不断成熟、行业竞争力不断增强。在一系列宏观政策的指引下,中国汽车产业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和与会者分享了在新形势下如何看待汽车产业的发展,“混合动力技术这条技术路线对于乘用车、天然气技术对于商用车都是非常重要的技术路线。就电动汽车发展而言,混合动力技术、纯电驱动、燃料电池这3条技术路线是必须坚持的。”付于武说。就在6月27日上午,科力远公司CHS项目投产下线启动仪式在佛山基地举行,标志着一个集聚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整车企业及汽车服务行业的产业集群将正式起航。总投资约100亿元的佛山工厂总规划100万台/套产能,此次投产产能为10万台/套,这一项目的投产下线,预计将带动国内自主混动汽车产业链从原材料、电池、动力系统到整车的飞速发展,起到相当程度的引领作用。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汽车市场全年产销分别完成了2902万辆和2888万辆,增速分别为3.2%和3%,创下历年最低。但是,新能源汽车去年生产79万辆,销售了78万辆,同比增长了53%。在这些车型里面,纯电动汽车的销量占比达到84%。据了解,新能源汽车的统计并不包括普通的混合动力车。混合动力汽车去年出口迅猛增长,达到89.1万辆,同比增长25.8%,逐渐在回升。“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中国的汽车市场已经进入了低速平稳增长阶段,竞争在不断加剧,这是一种新的常态。作为第一产车大国,我们必须转型升级,实现由大到强。”师建华说。长安新能源汽车公司常务总经理苏岭认为,站在市场和用户的角度,下一轮汽车发展方向是满足用户的情感体验。按照规划,长安到2020年完成新能源三大专用平台的打造,到2025年要停售传统燃油车,向混合动力、纯电动和燃料电池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