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目标:到2020年,城镇新建建筑能效水平比2015年提升20%,部分地区及建筑门窗等关键部位建筑节能标准达到或接近国际现阶段先进水平。城镇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面积比重超过50%,绿色建材应用比重超过40%。完成既有居住建筑节能改造面积5亿平方米以上,公共建筑节能改造1亿平方米,全国城镇既有居住建筑中节能建筑所占比例超过60%。城镇可再生能源替代民用建筑常规能源消耗比重超过6%。经济发达地区及重点发展区域农村建筑节能取得突破,采用节能措施比例超过10%。近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发展“十三五”规划》(下称《规划》),旨在建设节能低碳、绿色生态、集约高效的建筑用能体系,推动住房城乡建设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刚刚结束的2017年两会聚焦绿色建筑,不少人大代表对其发展提出了建议。同时,各地方纷纷出台绿色建筑发展目标,绿色建筑再迎发展新高潮。绿色建筑总体发展目标明确《规划》提出,“十三五”时期,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发展的总体目标是:建筑节能标准加快提升,城镇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推广比例大幅提高,既有建筑节能改造有序推进,可再生能源建筑应用规模逐步扩大,农村建筑节能实现新突破,使我国建筑总体能耗强度持续下降,建筑能源消费结构逐步改善,建筑领域绿色发展水平明显提高。近几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导下,我国绿色建筑发展步伐不断加快。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全国绿色建筑标识项目累计达到4515个,累计建筑面积52317万平方米。但目前绿色建筑推广面临一些难题,如增量成本的制约。绿色建筑使用了隔热性能好的门窗材料等新技术、新材料,从建筑的全生命周期看,绿色建筑投入产出比明显高于传统建筑,在其后期使用过程中,节水、节电、节能等方面体现出较大的优势,5—7年便能收回在建设环节增加的成本。因为在建造环节的当期投入增加,房地产开发商考虑到成本的问题,往往不愿增加投入,甚至一些开发商还会为了节约成本以次充好。此政策的颁布给绿色建筑发展提出了新的目标,对于如何推进绿色建筑发展,全国人大代表侯淅珉认为,公共建筑当为绿色建筑表率。他建议,各地公共建筑应当作为绿色建筑推广表率,率先采用装配式建造,进而带动民用建筑等方面全面推广绿色建筑。同时,严格督促大型公共建筑、保障性安居工程以及政府投资的公共建筑执行绿色建筑标准,严肃查处绿色建筑强制实施范围内未按绿色建筑标准设计建造的项目,引导房地产项目按绿色建筑标准设计建造,发挥项目示范效应,建设一批高质量绿色建筑。装配式建筑掀热潮《规划》提出,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加快建设装配式建筑生产基地,培育设计、生产、施工一体化龙头企业;完善装配式建筑相关政策、标准及技术体系。积极发展钢结构、现代木结构等建筑结构体系。发展装配式建筑是建筑业推进供给侧改革的方法之一,“三去一降一补”中,装配式建筑承担生态文明补短板和钢铁、水泥行业去库存的重任,装配式建筑势必将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着力点。近几年,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促进装配式建筑发展的政策和措施,装配式建筑逐渐起步,但整体发展缓慢。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新开工装配式建筑面积不足全部新开工建筑面积的3%。目前,国内装配式建筑产业发展还面临多重障碍,包括成本高企、政策不明确、消费者接受度低、模式不清晰等。当前政策强推或能进一步缩小装配式建筑的成本,未来既能整合上下游资源,又能合理规避“骗补”政策风险的模式将脱颖而出。去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力争用10年左右的时间,使装配式建筑占全国新建建筑的比例达到30%。9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大力发展装配式建筑的指导意见》,这标志着装配式建筑发展将成为推进建筑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国策。随后,各地方也纷纷出台政策,制定装配式建筑具体发展目标。相关机构进行测算,以上述目标进行保守估计,装配式建筑复合增长率至少达27%。估算到2020年,行业总营收3400亿元,总毛利润800亿元;2026年,行业总营收1.3万亿元,总毛利润3000亿元。不少业内人士也对装配式建筑发展提出了建议,其中提到,完善装配式建筑标准规范需要推广成熟技术体系,加快推进EPC工程总承包才能发挥装配式建造的综合优势等。绿色建材迎发展良机《规划》提出,完善绿色建材评价体系建设,有步骤、有计划推进绿色建材评价标识工作。建立绿色建材产品质量追溯系统,动态发布绿色建材产品目录,营造良好市场环境。开展绿色建材产业化示范,在政府投资建设的项目中优先使用绿色建材。当前,推广绿色建材、发展绿色建筑,成为建材工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但目前发展循环经济、推广绿色建材发展,还面临着一些问题。一是应用范围小,比例低,据初步估算,目前绿色建材仅占建筑业用材料的10%左右,产业规模仅为3500亿元左右;二是标准不完善,现有产品标准体系多数没有统筹考虑绿色要素指标;三是新型建材产品投入大,企业资金有限,发展动力不足。发展绿色建材重在规范,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彭寿大力支持推广绿色建材,他建议住建部出台绿色建材认定标准和认定制度,开展能效审计,编制绿色建材产品目录标准,以标准规范为抓手,对示范企业给予更大力度的资金支持,促进绿色建材发展和应用。同时,设立发展新型建材、循环经济的专项资金,对绿色建材企业和绿色建筑项目给予补贴,支持绿色建材技术和产品的示范与推广,支持重大绿色建筑项目的实施。明确强制实施绿色建筑标准的范围,比如,明确规定新建建筑中绿色建筑的占比,加大Low-E玻璃、薄膜太阳能电池、加能源5.0等绿色建材和绿色建筑的推广力度,实现绿色建材在全社会的广泛应用。此政策的颁布将影响相关行业和企业发展。有分析机构表示,得益于政策推广力度的持续加大以及创新模式下资金支持的逐渐到位,绿色建材、再生能源应用、门窗幕墙类、光伏建筑一体及绝热节能建材等相关领域企业将在未来五年实现较快发展。此外,《规划》还积极引导绿色施工。推广绿色物业管理模式。以建筑垃圾处理和再利用为重点,加强再生建材生产技术、工艺和装备的研发及推广应用,提高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比例等。

“万元GDP能耗从2015年的1.22吨标准煤下降到2018年的0.52吨标准煤,年均下降5.4%,成绩可喜可贺!”12月3日,由中国节能协会主办的“2019中国节能与低碳发展论坛”在京召开,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在致辞中透露。  “但是,目前各行各业浪费现象非常严重。我们经常看到,自来水哗啦啦地流,酒店电视机开着不看,过度包装以及外卖带来的环境问题日益严峻。节能减排的任务还是很重。”顾秀莲强调,生态文明要从娃娃抓起。“要加强生态文明教育,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理念更加深入人心,让各行各业都参与节能减排。”  顾秀莲表示,人类是命运共同体,生态危机、环境危机已成为全球挑战。“政府要发挥引领作用,企业要发挥主力军作用,科研院所要发挥技术优势,与企业结合,将科研成果转化成生产力,协会要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强强联手,优势互补,团结起来,共同面对解决生态文明建设系统工程。”  此次论坛以“节能低碳?
提质增效”为主题,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报告精神,落实“十三五”规划《纲要》要求,牢固树立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观和绿色发展新理念,推动工业、交通运输和建筑等领域绿色、循环、节能、低碳和谐与可持续发展。  论坛围绕生态文明建设、绿色制造、应对气候变化、大气污染治理、节能环保产业发展等热点内容进行了深入研讨,解读了绿色发展政策,分析了当前节能减排、应对气候变化新形势,提出了节能降碳新思路,为企业、政府搭建了交流平台,发挥了桥梁纽带作用。  今年10月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只要我们行动起来,有信心、有担当、有恒心、就能为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做出贡献,也会有巨大的商机。”顾秀莲说,中国节能协会要积极发挥行业协会作用,配合国家推进绿色化、加快建设生态文明,节能工作大有可为。  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宋长青副司长就《壮大节能环保产业,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发表主旨演讲,工业和信息化部节能司尤勇副司长就《推进绿色制造,促进高质量发展》发表主旨演讲,国管局公共机构节能司宋春阳副司长就《大力推进公共机构绿色发展》发表主旨演讲,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节能协会江亿理事长就《对我国能源革命的思考》作了主题报告,国家发改委原气候司谢极巡视员就《应对气候变化目标与实践》作了主题报告,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环资分院林翎院长介绍了《绿色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情况,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王遥院长和大家分享了《绿色金融助力绿色制造》,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副教授佟庆介绍了《全国碳市场总量设定与配额分配总体方案》,北京市农业农村局李文超处长介绍了北京清洁取暖、减煤换煤情况,国家节能中心辛升副处长介绍了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进展情况,企业代表还分享了相关的节能减排示范案例。  论坛上还表彰了节能减排的先进企业,顾秀莲等为获得“2019年中国节能协会创新奖”一等奖的企业颁奖。中国节能协会创新奖组委会通过初评、复评、终审、公示等程序,最终评出36个奖项。

近段时间,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过千”爆表引发高度关注。9日,临汾市环保局官方网站针对公众关心的问题,给出了回应。10日,记者查询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临汾二氧化硫的浓度已大幅下降,但在网络上,质疑之声仍未平息。质疑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政府信息发布迟缓。此事最早引起关注,并不是通过官方的信息平台发布,而是一名研究者在社交网络上曝光的。对市民健康如此重要的信息,当地环保部门却没有发布提醒,难免引人不满。二是对污染源给不出有说服力的结论。临汾环保局回应中称,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成以上。这个结论,很多人表示“不信”,可由于现有的源解析还是2013年做的,并且不是针对二氧化硫,官方也拿不出有力依据回应质疑。其实,面对空气重污染,临汾并非毫无作为,采取了市区重点区域散煤整治、改造和关停焦化企业、纯电动公交全覆盖等措施。然而,信息公开的缺位与迟缓,让政府工作陷入被动。有足够的信息表明,这本该是一起可以避免的环境危机事件。作为一个北方典型资源型城市,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并不是突然爆发的。监测数据表明,2016年12月临汾市区二氧化硫浓度就已经超标了4.8倍。此前,环保部督查组和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都曾给予提示和通报。如果当地能充分重视,把工作做到前面,做好应急预案,及时解疑释惑,提醒居民做好健康防护,即便污染一时难以化解,也不至于因为沉默失语而成为众矢之的。环境质量涉及公众切身利益,信息公开透明至关重要。很多时候,公众焦虑的不仅是污染本身,还担心有关方面应对能否及时、有效。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部门要做环境问题的“第一知情人”,及时化解公众疑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