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让天空更蓝、空气更新,新疆正推进加快实施“电化新疆”工程。今年预计在全疆实现40亿元人民币的电能改造和锅炉改造项目。为期三天的“2017‘一带一路’新疆暖通展览会”3月24日在此间开幕。来自中国各地的200余家知名企业,以及来自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40多家参观采购团推介新科技、新产品,寻找新商机。当日,新疆锅炉行业协会会长裴红飚表示,“电化新疆”正在加速新疆供暖方式的转型,加快电能代替煤能源供热方式转变,新建筑采用电锅炉供暖,原天然气集中供暖区域改为“气电互补”的方式供热。预计今年新疆实现电能改造和锅炉改造40亿元项目。目前,新疆电采暖比例仅有3%左右,乌鲁木齐距此比例还有一定距离。据悉,乌鲁木齐今年将继续优化供热能源结构,新增电采暖面积50万平方米。计划到2020年,乌鲁木齐中心城区电等清洁能源供热面积比例将提高到10%左右。是次展会,来自各地的企业展出更方便、智能化更高的电锅炉、电采暖、空气能供暖等设备。此外还有先进的供暖技术,例如无需人力控制的自动排气暖气阀门,能够远程利用手机进行设置、调节的壁挂炉等。

近段时间,山西临汾二氧化硫浓度“过千”爆表引发高度关注。9日,临汾市环保局官方网站针对公众关心的问题,给出了回应。10日,记者查询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空气质量实时发布平台,临汾二氧化硫的浓度已大幅下降,但在网络上,质疑之声仍未平息。质疑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政府信息发布迟缓。此事最早引起关注,并不是通过官方的信息平台发布,而是一名研究者在社交网络上曝光的。对市民健康如此重要的信息,当地环保部门却没有发布提醒,难免引人不满。二是对污染源给不出有说服力的结论。临汾环保局回应中称,居民燃用散煤占到了市区燃煤二氧化硫总排量的7成以上。这个结论,很多人表示“不信”,可由于现有的源解析还是2013年做的,并且不是针对二氧化硫,官方也拿不出有力依据回应质疑。其实,面对空气重污染,临汾并非毫无作为,采取了市区重点区域散煤整治、改造和关停焦化企业、纯电动公交全覆盖等措施。然而,信息公开的缺位与迟缓,让政府工作陷入被动。有足够的信息表明,这本该是一起可以避免的环境危机事件。作为一个北方典型资源型城市,临汾二氧化硫超标并不是突然爆发的。监测数据表明,2016年12月临汾市区二氧化硫浓度就已经超标了4.8倍。此前,环保部督查组和山西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组都曾给予提示和通报。如果当地能充分重视,把工作做到前面,做好应急预案,及时解疑释惑,提醒居民做好健康防护,即便污染一时难以化解,也不至于因为沉默失语而成为众矢之的。环境质量涉及公众切身利益,信息公开透明至关重要。很多时候,公众焦虑的不仅是污染本身,还担心有关方面应对能否及时、有效。从这个意义上说,政府部门要做环境问题的“第一知情人”,及时化解公众疑虑。

作为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市,荆门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让“荆门蓝”不再稀缺初夏,荆门人几乎天天在朋友圈晒蓝天白云。监测表明,1月至5月,153天,荆门市有110天空气质量优良。据统计,该市前5个月优良天数同比上升16.9%。大气污染治理,是该市环境综合治理的缩影。作为全省唯一的第二批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市,3年示范期结束,荆门交上了一份合格答卷。“每年曾吃掉两块水泥砖”荆门市区夹在东西两座山之间。以前,南有荆州水泥厂,北有葛洲坝水泥厂。无论冬夏,刮南风还是吹北风,满城尽是水泥粉尘。荆门人自嘲道,“每年要吃掉两块水泥砖。”几年前,荆州水泥厂外迁,原址建起天鹅广场,花木葱郁,成为市民休闲好去处。2015年,葛洲坝水泥厂也搬迁至偏远山区。市委书记别必雄说,生态立市是荆门发展路径,只有将生态“负资产”转化为生态“正资产”,才能长远发展。“抑尘、压煤、控车、禁烧、提标、增绿”多管齐下,荆门市“蓝天行动”十大工程终见成效。不仅要有蓝天,还要有碧水。荆门推进污水处理全域全覆盖,率先将污水处理范围覆盖乡镇,52座集中式污水处理厂已完成投资533亿元,480处农村污水处理设施正在推进。该市还有全国首个土壤修复产业园,进行4万亩土壤修复试点,目前已研发200多个菌种资源,实验成功后全国推广。三大措施,筹措环保资金节能减排,投入巨大。3年示范期,荆门市规划实施247个总投资45.49亿元的示范项目。截至去年底,累计完成投资55.29亿,占投资计划的122%。常务副市长李涛介绍,全市各级财政部门通过整合财政资金、创新金融政策、引入市场机制三大措施,筹措资金。整合土地、城建、环保等渠道资金,与节能减排综合示范奖励资金统筹使用。3年来,共整合各类财政资金62.19亿,带动各类投资308.77亿元。“缺了这些资金,葛洲坝水泥厂搬迁,竹皮河流域治理等大项目,不可想像。”李涛说。运用金融手段,扩大财政政策效应,吸引社会资本。2015年,市财政局筹资10亿元成立农谷投资有限公司,设立市级产业发展基金。通过基金运作,以股本方式投入湖北圣通石化有限公司、湖北荆珠化工有限公司、国安新能源(荆门)有限公司等节能减排企业6.1亿元。PPP模式则是解决乡镇污水处理项目的手段,以县市区为单位集中打包,整体推进,由县级财政补贴缺口部分。通过PPP模式,竹皮河流域水环境治理、杨树港污水处理厂等节能减排项目相继落地,吸引社会资本36.76亿元,为荆门改善生态环境提供了有力支撑。节能减排永远在路上京山县永隆镇是养猪大镇,沿永隆河分布大小上百家养猪场,猪粪污染河水难题,曾让各方头疼。京山粮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利用畜禽粪便和农作物秸秆生产肥料,去年10月运行,仅两个月,就收集2万多吨。粮泉公司董事长田定国介绍,我们与京山县政府签订了流域环境服务合同,将项目建设资金绩效考核从项目建设期延伸至项目运营期。“预计今年可以处理畜禽粪便20万吨、农作物秸秆4万吨,生产价值9200多万元的有机肥和无机肥。真正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田定国说。荆门市长张依涛说,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涉及财政政策多、部门多、领域多,必须在体制机制上创新,发挥财政资金最大效益,才能达到示范目的。经过3年努力,荆门绿色生态新城有了漳河新区模式;镇、村污水处理有了客店模式;循环经济有了工业废弃物综合利用模式、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农产品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模式。“虽然3年示范期结束,但节能减排工作永远在路上。”张依涛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