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日在甘肃省平凉市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再生资源企业领袖峰会暨再生资源产业“一带一路”发展研讨会上获悉,“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再生资源产业领域开展互惠合作,助推沿线国家的节能环保产业发展,提供了新机遇。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说:“再生资源企业应抓住这个机遇,把产能优势、装备技术优势、资金优势和模式优势,转化为市场合作优势,开拓‘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再生资源和循环经济国际合作业务。”受国内外经济形势影响,中国再生资源市场近两年持续低迷,主要再生资源品种价格持续下跌,回收利用企业利润随之走低,整个行业呈疲软状态,不少企业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商务部发布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去年中国十大品种再生资源回收价格同比下降20.1%,其中报废船舶降幅最大,同比下降47.2%。在这种情况下,“一带一路”经贸合作成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发展的突破口。“一带一路”上许多国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尚处于起步阶段。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介绍,目前,东南亚国家对于固体废物的处理主要是依靠露天堆放、丢弃、焚烧以及填埋,其中露天堆放比例超过50%。中国社科院循环经济重点研究室副主任彭绪庶说,东南亚国家已开始意识到资源循环利用的重要性,但其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产业大多处于萌芽状态,迫切需要相关管理经验及技术装备,这就为中国再生资源产业提供了契机。中国再生资源行业经过几十年发展,行业聚集度不断提升,基本形成了以“回收种类多、技术环保先进适用、资源利用效率高、建设与装备成本低”的中国特色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兰州市再生资源回收公司总经理戴南昌说,对于“一带一路”国家而言,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模式适用性很强。另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用工成本低。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显示,在印度尼西亚,废塑料行业每月的用工成本为300美元,越南250美元左右,柬埔寨仅为100美元,而在珠三角地区用工成本在600美元左右。江苏华宏科技股份公司总经理胡品龙说,中国再生资源企业完全可以把产业链上劳动密集度高、产品附加值低的前期工作转移到东南亚,以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会长蒋省三在谈到中国再生资源企业如何走出去时,蒋省三认为:一方面要通过社会组织加强政策沟通、文化交流、学术交流、技术研究等营造良好合作环境;另一方面再生资源企业应形成产业集群,通过合作在其国内建立产业园区、开发区,以获得所在国家比较好的产业政策。

“减少煤炭使用是减排大气污染物的客观要求。”然而专家指出,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以煤为主的能源格局不会改变,煤炭消费在比例下降的同时还将保持较大的规模,故而,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潜力十足。“十三五”规划纲要发布后,“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话题引起煤炭及相关行业广泛热议。纲要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列为100项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之一,并用专门章节加以阐述,以深加工及转化利用为依托的清洁高效利用,将成为“十三五”期间煤炭行业发展的关键。较长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主体能源的地位仍无法改变。当前情况下,散烧煤和没有清洁的煤是造成中国城市雾霾或者东部雾霾的主要原因。业内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工业燃煤已成为导致国内众多区域雾霾天气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不是煤炭本身的问题,而是煤炭的利用环节不够清洁。因此,“十三五”期间,采用新技术建设我国现代能源体系,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尽管国家对发展洁净煤技术态度非常明确,但目前洁净煤技术在推广过程中遇到许多困难。”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透露,部分地区能源升级进度缓慢,而清洁能源带来的成本上升将导致企业间的成本差异,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不利于营造相对公平竞争环境同时推动产业升级。可以说,国家的大力推广与地方执行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究其根源,煤炭市场鱼龙混杂,监管难度颇大,而尽管《新环保法》的规定由环保部门来牵头对环境进行监测管理,但对于这些煤炭企业来说,单凭环保部门的来管理,依旧有心无力。更多的是出于对现实的无奈妥协,许多地区型煤供应能力的建设还不足,如果加大力度取缔普通烟煤供应,社会的稳定无法保障,因此政府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企业最关心的还是国家对率先使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政策和财政支持。”有企业主表示,在各产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技改欲望下降,资金链相对脆弱,加大投入能源转型升级或改造压力巨大,“如果国家能够加大对采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项目的财政和政策支持,企业才能够更加有信心、及时行之有效地落实改造。”其实,清洁煤在环保主义者当中存在争议。一些人将其视为在维持或者提高世界70亿人可用的能源供应的同时减少排放的唯一方法。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会分流一些原本将投向更有希望的技术的资金,况且清洁煤技术迄今未能实现减排。从目前的能源结构来看,应该说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对于能源的消耗和依赖度仍然较高。也就是说如果还是使用过去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煤炭燃烧技术的话还会造成大的能源浪费,同时还会加剧污染,因此未来洁净煤技术提升的空间十足客观。

供给侧改革是中央立足我国发展实际作出的重大决策,也是浙江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要求。从能源角度理解供给侧改革,节能降耗是浙江省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的重要着力点,是重塑能源结构,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的大势所趋。从全球来看: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蓄势待发,国际能源格局发生重大调整,通过新能源技术与信息技术的融合,将把人类社会推进到以高效化、清洁化、低碳化、智能化为主要特征的能源时代。从国内看:国家领导人提出要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把节能贯穿于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节能工作面临有利的发展契机。而作为碳排放总量世界第一的大国,我国承受着节约能源和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巨大国际压力。就浙江省而言,伴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原来依靠资源消耗支撑经济发展的粗放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大力推行节能降耗,走绿色发展之路不是选择题,而是一道事关百姓福祉、长远发展的必答题。唯有牢固树立绿色发展理念,着力推进节能降耗,才能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因此,无论是放眼未来,还是立足当下,浙江都以节能降耗为抓手,深入践行绿色发展,推行绿色生产,发展绿色经济,创造绿色生活,以科技创新、规模生产、生态保护、技术升级等方式,筑起经济转型升级的桥梁——全面推进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创建工作,通过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加快煤炭消费替代、实施煤电清洁改造利用等手段,实现能源消费清洁化;通过大力发展清洁能源、不断提升油品品质等途径,实现能源供应清洁化;持续推进科技创新、产业进步、体制改革和重大能源项目实施等举措,有效支撑清洁能源发展。大力推动结构节能,发展绿色经济,重点发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环保设备制造和综合服务产业,促进节能环保低碳技术及产业成为新增长点。当前,我省已将节能环保产业列入全省七大万亿产业之一。积极推进技术节能,实施六大节能工程,深入推进节能新技术、新产品的推广应用,开展“浙江好节能”评选活动。加快构建现代市场监管体系,强化监管的约束作用,充分发挥公众、新闻媒体和社会组织的作用,全方位构建节能监督体系,健全共同参与监督机制,积极培育和弘扬绿色文化,让绿色生活成为浙江百姓的时尚与潮流。这是一场涉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念的深刻变革。绿色,是建设“美丽”浙江的重要内涵,是实现永续发展的必要条件,更是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集中体现。站在“十三五”的关键节点,浙江必须持续强化节能降耗的引领作用,用“绿色”来推动生产、装点生活,把绿色转化为浙江的“软实力”,让绿色发展的理念,在浙江大地美丽生长、开花结果,让蓝天常在、青山常在、绿水常在真正实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