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中央企业、地方国资委主要负责人培训班上,中国大唐集团公司获得国资委颁发的第四任期“节能减排优秀企业奖”,该奖项是对节能减排工作成绩突出的中央企业所设立的任期特别奖,充分肯定了中国大唐主动践行环境责任、积极推进节能减排的显著成效。中国大唐始终将“提供清洁电力,点亮美好生活”作为企业使命,持续加大节能减排投入力度,努力实现绿色转型,不断提高绿色生产、机组能效和超低排放水平。“十二五”以来,中国大唐累计投入371亿元实施机组升级改造,供电煤耗累计下降15.21克/千瓦时,折合节约标煤6500万吨。燃煤机组100%安装了脱硫脱硝设施。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到2014年底已完成“十二五”减排任务的261%和110%,提前超额完成减排任务。截至目前,超低排放机组达到99台,占燃煤机组总容量的42%,处于行业先进水平,在五大发电集团中比例最高。作为国民经济支柱的中央发电企业,面对着环境保护与绿色增长的双重挑战。中国大唐认真履行央企社会责任,坚持把生态环保和节能减排作为企业发展与生产经营的重要环节。中国大唐将国家环保要求深度融入集团发展战略,形成了以“价值大唐、绿色大唐、法治大唐、创新大唐、责任大唐”为战略目标的“一五八”发展战略,通过建设“绿色大唐”,弘扬绿色文明,坚持绿色生产,实现绿色转型,促进全行业绿色发展、低碳发展、循环发展。在节能管理方面,中国大唐完善节能管理体制机制,大力推进机组综合升级改造,深入开展“达设计值”活动,系统开展节水和节能降耗工作,并大力推行绿色办公政策。在环保治理方面,中国大唐健全强化监管机制,强化环保设备管理,开展超低排放改造,重视环保知识宣传和培训。在循环经济方面,中国大唐深入推进“三废”(灰渣、粉煤灰、脱硫石膏)综合利用工作。在生态环保方面,中国大唐高度重视工程项目作业区周边生态环境保护,积极采取措施保障生态安全,营造健康和谐的生态环境。在各项工程建设过程中,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和环境影响评价法规及国家环境保护与水土保持新规定和新要求,环保审查、审批手续完备,各环保水保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管理。新建项目执行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率达到100%。中国大唐坚决贯彻落实国家能源绿色发展战略,提供清洁、安全、高效的优质电力,为满足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需要,促进社会和谐发展、建设美丽中国、创造人民幸福生活贡献了力量。

中日可在海洋垃圾治理等领域创造新的合作契合点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海洋垃圾治理是全球海洋治理的重要内容,而海洋垃圾中又以塑料居多,海面漂浮垃圾主要为塑料袋、漂浮木块、浮标和塑料瓶等,而统计结果表明,塑料类垃圾数量最多,占41%,其次为聚苯乙烯塑料泡沫类和木制品类垃圾;海滩垃圾主要为塑料袋、聚苯乙烯塑料泡沫快餐盒等,而其中塑料类垃圾最多,占66%;海底垃圾主要为玻璃瓶、塑料袋、饮料罐和渔网等,其中塑料类垃圾的数量最大,占41%。这些数据说明了一点,所谓海洋垃圾,其实主要就是塑料垃圾。塑料进入海洋生态系统,如果不加以治理,长期下去,受损的终将是人类。
中日作为同处于太平洋地区的海洋国家,都面临着日趋严峻的海洋垃圾问题,治理海洋垃圾问题,不是一国单独能解决得了的,需要中日两国携手合作,并联合亚太地区其他国家共商海洋垃圾治理之策。
令人可喜的是,近年来,中日已就海洋垃圾治理问题举行了有关研讨会。2019年2月27日,由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主办,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与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协办的中日海洋塑料污染应对座谈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中日两国政府、塑料相关行业协会和企业的代表对海洋塑料垃圾污染应对进行了讨论。双方决定在技术、标准、产业发展及社会宣传方面,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共同推动海洋塑料垃圾污染问题的解决。
治理海洋垃圾的治本措施在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塑料流入海洋。对于从源头上控制陆地垃圾进入海洋,日本已经有了一些好的经验与做法。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起向日本塑料工业联盟内的企业印发防止树脂颗粒泄漏教程,介绍基本防治方法,并通过官方网站向全社会公开。目前,日本塑料企业在生产环节控制上较为完善,企业执行较好。在海洋塑料污染防治方面,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进一步修改教程,并向社会推广。日本塑料工业联盟正在组织日本企业,开展解决海洋塑料问题宣言活动,促成企业开发不易变为海洋垃圾的材料,讨论创新型的销售方法,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向员工和社会宣传环保理念,促使企业和团体自主减少和防止海洋垃圾。日本塑料回收率已达到86%,垃圾分类措施相对完善,社会参与度较高,为塑料行业开展污染防治打下了良好基础。
节能环保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但节能环保能真正完全付诸实践并完全融入普通民众生活,又是一件耗资与耗时巨大的长期活动。日本在节能、开发新能源与环境保护(包括海洋环境治理)等领域起步较早,已经积累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并掌握了先进的技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积极借鉴、吸收和引进日本的良好经验与先进技术,可以加速提升改进中国在节能环保领域技术创新的速度与质量,从而使我国成为节能环保先进强国。不仅如此,如能从节能环保领域切入,深挖合作潜力,拓展合作空间,节能环保亦可成为中日深化合作的又一座桥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 庞中鹏)

国际节能环保网讯:日前,国际节能环保网从工信部获悉,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组织开展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的通知已经下发。详情如下:两部委关于组织开展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的通知财政部
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组织开展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的通知财建〔2016〕797号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财政厅(局)、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为加快实施《中国制造2025》,促进制造业绿色升级,培育制造业竞争新优势,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决定2016-2018年开展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现将有关事项通知如下:一、工作目标2016-2018年,围绕中国制造2025战略部署,重点解决机械、电子、食品、纺织、化工、家电等行业绿色设计能力不强、工艺流程绿色化覆盖度不高、上下游协作不充分等问题,支持企业组成联合体实施覆盖全部工艺流程和供需环节系统集成改造。通过几年持续推进,建设100个左右绿色设计平台和200个左右典型示范联合体,打造150家左右绿色制造水平国内一流、国际先进的绿色工厂,建立100项左右绿色制造行业标准,形成绿色增长、参与国际竞争和实现发展动能接续转换的领军力量,带动制造业绿色升级。支持重点领域及方式将结合中央有关要求和部署适时作出调整。二、重点任务(一)绿色设计平台建设。支持企业与科研机构形成联合体,共同建设绿色设计信息数据库、绿色设计评价工具和平台等,在联合体内实现绿色设计资源共建共享,制定一批绿色设计标准。以产品绿色设计升级拉动绿色设计和绿色工艺技术一体化提升,开发一批绿色设计产品,创建一批绿色设计示范线,提高绿色精益生产能力和产品国际竞争力。(二)绿色关键工艺突破。支持企业与上下游企业、生产制造单位、中介机构、科研机构等形成联合体,重点聚焦高技术含量、高可靠性要求、高附加值特性的关键工艺装备,通过绿色制造关键工艺和装备的创新应用,解决关键工艺流程或工序环节绿色化程度不高的问题,制定一批绿色关键工艺标准,提升重大装备自主保障能力。(三)绿色供应链系统构建。支持企业与供应商、物流商、销售商、终端用户等组成联合体,围绕采购、生产、销售、物流、使用等重点环节,制定一批绿色供应链标准,应用模块化、集成化、智能化的绿色产品和装备,联合体企业共同应用全生命周期资源环境数据收集、分析及评价系统,建设上下游企业间信息共享、传递及披露平台等,形成典型行业绿色供应链管理模式和实施路径。三、工作机制(一)以联合体方式协同推进。由绿色制造基础好以及技术、规模、产品、市场等综合条件突出的领军型企业作为牵头单位,联合重点企业、上下游企业、绿色制造方面第三方服务公司以及研究机构等组成联合体,以需求为牵引、问题为导向,聚焦技术、模式、标准应用和创新,承担绿色制造系统集成任务。(二)充分体现好中选优。通过公开方式遴选有行业代表性、产业基础好、具备打造行业绿色发展标杆潜力的联合体,围绕树标杆、立标准、建机制,通过开展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加快绿色制造标准的体系化和动态提升步伐,带动相关行业和领域的同类企业对标提升。(三)建立激励约束机制。中央财政通过工业转型升级(中国制造2025)等资金对承担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的联合体予以支持。结合资金年度预算安排、项目总投资等确定补助比例,在项目批复当年下达启动资金,项目通过考核验收后下达后续资金。对未通过考核验收的项目,中央财政不再下达后续资金,并视情况收回部分直至全部资金。对于检查发现项目承担单位擅自调整实施内容或项目发生重大环境污染、安全事故等问题的,将根据国家法律法规有关规定进行处罚,5年内不得再申请工业转型升级(中国制造2025)等资金支持。(四)及时总结经验成效。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实施结束后,两部门将对实施效果开展重点评估,不断完善绿色制造标准体系建设,力争形成推动重点行业绿色发展的有关政策,长期、持续发挥作用。各地应认真总结经验,积极探索有利于促进绿色转型的财税、金融、产业政策,对在工作中出台的具备可复制推广、有利于绿色发展的政策或典型做法,及时上报两部门。四、工作要求(一)工作程序。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公开发布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年度通知,逐年明确支持重点、项目申报、资金拨付等具体事项。省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会同财政部门,按照年度通知要求,结合区域工业绿色转型实际,组织辖区内企业(含中央企业)做好申报工作,向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推荐项目。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按照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委托第三方机构组织专家,通过竞争性评审择优确定绿色制造系统集成项目。经公示无异议后,中央财政给予资金支持。(二)组织保障。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结合绿色制造系统集成工作实施情况,不断完善工作机制,指导督促地方加快推进绿色制造工作。省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财政部门要加强组织协调,按照职责分工对项目执行、补助资金使用等进行监督,每年12月底前向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报送项目实施情况;组织做好项目考核验收,并及时向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提出后续补助资金申请。(三)项目实施。项目确定后,原则上不对项目任务目标等进行调整,联合体须按照项目任务书中的内容贯彻实施。联合体内部须建立完备的项目管理制度,项目牵头单位的行政负责人对项目实施负总责。项目推进过程中,按时向省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财政部门报送项目实施进展;项目完成后,及时向项目省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财政部门提出考核验收和后续补助资金申请。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2016年11月16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